• 游祝融峰

    韩愈 〔唐代〕

    祝融万丈拔地起,欲见不见轻烟里。

    山翁爱山不肯归,爱山醉眠山根底。

    山童寻着不敢惊,沉吟为怕山翁嗔。

    梦回抖擞下山去,一径萝月松风清。

    (嘉靖《衡山府志》卷二。

    陶敏先生录示此诗,幷云:「此诗风格不类韩诗,疑伪,姑录以存疑。

    」)。

  • 念奴娇・功名富贵

    赵希蓬 〔宋代〕

    功名富贵,算到头,怎免委沟填壑。

    曳钓抱琴秋水畔,肯与微官空缚。

    五亩苍阴,一丘寒碧,说甚凌烟阁。

    静观物理,从他荣悴开落。

    任待入谷鸣雏,不须歆艳,免使朝南岳。

    修竹长松常与伴,更有寒梅堪约。

    夜且三更,西风万籁,入耳悲猿鹤。

    从头洗去,更无一点圭角。

  • 与诸公送陈郎将归衡阳

    李白 〔唐代〕

    衡山苍苍入紫冥,下看南极老人星。

    回飙吹散五峰雪,往往飞花落洞庭。

    气清岳秀有如此,郎将一家拖金紫。

    门前食客乱浮云,世人皆比孟尝君。

    江上送行无白璧,临歧惆怅若为分。

  • 送道士薛季昌还山(补序)

    李隆基 〔唐代〕

    空(按:此诗《全唐诗》卷三已收入。

    兹据唐李冲昭《南岳小录》补序。

    《大正新修大藏经》第五十一册收宋陈田夫《南岳总胜集》卷下,载此序异文较多,另录如次以备攷:「炼师志慕玄门,栖心南岳。

    及登道箓,忽然来辞,愿归旧山,以守虚白。

    不违雅志,且重精修,若遇真人灵药,时来城阙也。

    」)。

  • 感皇恩・南岳有真仙

    臧馀庆 〔宋代〕

    南岳有真仙,人间祥瑞。

    酒量诗豪世无比。

    晚年林下,做个清闲活计。

    诮如千岁鹤,巢云际。

    此日大家,广排筵会。

    酒劝千锺莫辞醉。

    昔时彭祖,寿年八百馀岁。

    十分才一分,那里暨。

  • 沁园春・黄鹤楼前

    葛长庚 〔宋代〕

    黄鹤楼前,吹笛之时,先生朗吟。

    想剑光飞过,朝游南岳,墨篮放下,夜醉东邻。

    铛煮山川,粟藏世界,有明月清风知此音。

    呵呵笑,笑酿成白酒,散尽黄金。

    知音。

    自有相寻。

    休踏破葫芦折断琴。

    唱白苹红蓼,庐山日暮,西风黄叶,渭水秋深。

    三入岳阳,再游湓浦,自一去优游直至今。

    桃源路,尽不妨来往,时共登临。

  • 寿赵推官 其二

    赵福元 〔宋代〕

    神鬰葱佳气晓笼天,北斗倾霞入酒舡。

    莲炬金辉油幕下,兰牙玉立宝香前。

    衡山寿比闽山秀,楚地人瞻福地仙。

    岁岁瑶池闻燕集,蟠桃从此熟三千。

  • 句 其二

    石仙 〔宋代〕

    可独衡山解识韩。

  • 偈颂(幷序○序为南岳齐己撰) 二十

    居遁 〔唐代〕

    或居城郭或居山,得道无心在处闲。

    实似小儿归父母,身衣随分补遮寒。

  • 兀然无事(原卷缺题,不分篇段,现将分为十一首) 十一

    王梵志 〔唐代〕

    水月无形,我常只宁。

    万法皆尔,本自无生。

    兀然无事坐,春来草自青。

    (高士奇《江邨销夏录》卷二黄庭坚书梵志诗卷○董其昌题云:「黄文节公书,世多摹本,又多赝本。

    生平所见,以此卷为灼然无疑。

    梵志诗较寒山更自奇崛,书亦近之。

    」)(此组诗,黄庭坚自跋不云为王梵志作,至董其昌作跋时始断为王梵志作,实误。

    此诗为唐大历间衡岳僧明瓒〖即懒残〗作,见《祖堂集》卷三、《景德传灯录》卷三十、《南岳总胜集》卷下、《林间录》等书。

    诸书异文较多,另参《全唐诗续拾》卷十五。

    另项楚对此有考证,文刊《中华文史论丛》。

    又原诗为长诗一首,此处析为十一首,亦未允。

    )。